疯哈哈哈哈

此人懒到不想说话

暂弧,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咳咳,突然发现我已经两周没更新了,瘫。。
还有两周期中考,月考考的一塌糊涂orz,我要努力学习,沉迷学校无法自拔。。。
好吧,这是因为期中考考好了买灰机。。
请纵容一下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缘见

【喻叶】高烧 05 (医生喻x病人叶)

☞点文 @乌衣 太太的第一篇喻叶

☞医生喻x病人叶

☞短篇,后面可能会开车,这要看剧情走向 

☞前文请戳→      01  02  03   04

考完整个人就像是废了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总算把债换上了,瘫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正文

喻文州围着围裙在硕大的厨房里忙碌着,虽然厨具齐全,冰箱里各种果蔬都有,但是一看就知道这屋子的主人没怎么用过。

也是,以前通宵游戏的时候那人都是吃方便面的。

喻文州想着,手中打蛋的动作也是十分优雅,带着一股成熟男人的味道,十分吸引人。

叶修不知什么时候起了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整个人都像是一只餍足的猫,慵懒的靠在厨房的门边上,目光深沉的看着喻文州的背影。

文州还是个居家好男人呢……

与叶修冷静的外表截然不同的是因为余烧而晕乎的脑袋。

别看喻文州一脸斯文败类状,怎么看都不是会做饭的人,没想到下面倒是一把好手。

等到喻文州把一锅香喷喷的面均匀地盛进了两个碗里,然后端起来转身,就看到了倚在门框上的叶修,披着松松垮垮的睡袍,藏在束腰里的细腰像是没有骨头一样,喻文州完全都可以脑部出来这样的一副春光图。

暗暗的舔了一下嘴唇,将眼中的欲望深深藏好,面上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却总是能够看出那一抹弯弧的真实。

喻文州端着两碗面向叶修走过去,而叶修也看着喻文州。

两人之间似乎只隔了两碗面的距离,刚出锅的面热乎乎的,弯弯曲曲的白气向上慢悠悠的飘着,从两人中间悠然穿过,模糊了叶修的视线,只能感受到喻文州离他越来越近,暖昧的像是要吻上,饶是叶修这样的不要脸也不仅面上发热,不知道是心里还是白气造成的,叶修几乎想要转过头去,狼狈的避开这一幕。

额头上触碰上了一个温热的物体,叶修立刻就明白是喻文州抵着他的额头,一时不禁愣住了。

喻文州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肩膀一颤一颤的,转身走了。

叶修愣了会神,还是跟上了,在客厅的方桌上和喻文州面对面坐了下来,闷声扒起了面。

喻文州依然在笑着,笑得很轻松,让叶修也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

嗯,喻文州下的面味道挺好的,至少比方便面好多了。

叶修“滋溜——”地吸了一口面,好不容易都给吃进嘴里了,抬头一看,撞进了喻文州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

喻文州不是个喜欢甜腻的人,但是他喜欢此时甜蜜的氛围,就像是和恋人叶修一起在餐厅吃着烛光晚餐的感觉,更喜欢这样的叶修。

叶修能够喜欢一辈子的荣耀,他就能喜欢一辈子这样的叶修。

————————————————————————————

短小的作者(。


【all叶】黑白无常121-130

☞本文叶神原黑无常后离家出走设定

☞天马行空   毫无逻辑    私设如山  不定期产粮   

☞伞修不会be

☞如果能接受以上的话,祝使用愉快

☞前文请戳→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111-120

还债1718/2610

正文

121
   气氛有些尴尬。
   最后还是叶修先开口了,毕竟有错在先的人是自己:“沐秋,我错了……”
   苏沐秋对此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叶修无奈,以他对苏沐秋的了解,他肯定要借此机会耍一耍流氓了。
   果然,苏沐秋在下一秒变脸,深情似海的正人君子状,款款道:“我要你……”

122
    最后的尾音被苏沐秋拖得很长,营造出暖味的气氛。
    叶修紧张的心也随之提起,瞪大眼睛看着一派自然的苏沐秋,像是不敢相信就这么一句话。
    苏沐秋看着变得蠢萌蠢萌的叶兔子,憋笑得差点破功,用一种更加暖味的语气接上上一句话:“跟我一起睡觉。”
    随即又想到什么,补充道:“一个被窝里。”
    苏沐秋再也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123
    叶修满头黑线地用鄙视的眼神看着苏沐秋,像是在无语着苏沐秋的品味。
    就知道这货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真是白披了一张好屁,叶修气得牙痒痒,但也没办法,总不能仗着自己法力高,就欺负人吧。
    人界的灵力稀疏,灵力充沛的地方越来越少,普通人如果没有门道弄到真正的内功秘籍,就永远也无法修炼。

124
    而让叶修惊奇的是,苏沐秋家里竟然也有一本内功籍,虽说品级不高,但是至少是完整的,从祖上流传下来的古董。
    更让叶修感动的是,苏沐秋竟然把那本传家之宝给他看过。
    苏沐秋对此的看法是,你法力那么高,反正看不上这个低档货,给你看看也没事。
    苏沐秋内心深沉,想要做一个好男友就必须让心上人感动涕零。
    喂喂喂,苏沐秋你还只是暗恋吧!

125
    叶修看过这本所谓的内功秘籍后,十分无语,这个连低级都算不上,只能算是入门了,里面除了一些真正的内功秘籍,剩下来的大部分都是只能强身健体的内容,就像太极拳,跆拳道差不多。
    叶修就把那些有用的用笔画了出来,心想,他一定要找个时间把苏沐秋的武功先练上来。
    现在的苏沐秋太弱了。

126
    回归正题,就算叶修再怎么满头黑线,当晚还是躺进了苏沐秋的被窝里。
    两个人肩膀靠着肩膀,洗完澡干爽气息萦绕在鼻尖,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温度,是那么的让人安心。
    苏沐秋想,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就好了,他愿意每天都打扫一次厨房。
    苏沐秋突然戳了戳叶修的腰侧,望着天花板,道:“我有一个想法,等到沐橙暑假了,我们去找战矛却邪的材料吧。”

叶修愣了一下,但还是乖乖点头道:“嗯。”


127

苏沐橙的暑假也就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既然已经打定了注意,叶修和苏沐秋就立即开始着手准备东西了。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不管怎么过,怎么想着,还是过去了。

这天,放了暑假的苏沐橙正拿着行李准备到她的好友楚云秀哪里暂住一段时间,反正家里也没有人在。

苏沐橙看着哥哥和叶修,不乏担忧的说:“路上小心。”

苏沐秋笑了笑,道:“放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修打断:“我会保护好你哥哥的。”

苏沐秋面不改色的拍了拍叶修的肩,发出沉闷的响声,如果不是看见了叶修脸上扭曲的笑容,还真的以为苏沐秋是一个好哥哥呢。

 

128

在苏沐橙离开的当天夜里,两只夜猫就带着两个背包出发了。

他们要去的地方叫做亚泽森林,那里有着很多的材料,其中包括着很多的稀有材料,战矛却邪需要用到206种材料,而亚泽森林中就包含了不下百种的所需材料,所以叶修和苏沐秋的第一站就定在了这里。

亚泽处于偏僻的地方,但是人流却只增不减,危险也是处处丛生,没有一点真本事的人连外围都没有能力进去。

而叶修艺高人胆大,直奔着亚泽森里中心部分去了,顺便在路上捡捡草。

 

129

叶修随手灭了一只低阶妖兽,皱着眉看着围在他们身旁一圈圈的妖兽,以及远处不停奔驰过来的妖兽,嘴中催促着身后的人:“好了没啊,妖兽越来越多了。”

苏沐秋正蹲在叶修的身后,用铲子仔细的慢慢地挖着一株血红的花,虽然额头上也出现了些许的汗珠,但是手中的动作依然很稳,嘴上还回道:“你在坚持一会儿——好了!撤!”

苏沐秋把摘得的珍惜花草收进背包,朝着叶修大喊。

 

130

叶修一听就知道是苏沐秋得手了,也不再恋战,身形急速后退,抓着苏沐秋急速的后退,踩着妖兽突出了重围。

疾驰了好几里看不见妖兽了之后,叶修把苏沐秋放在一颗大树下,随后也坐在了苏沐秋旁边,看着苏沐秋拿出刚刚采摘的花,做着简单的处理。

叶修和苏沐秋已经在亚泽森林里面呆了十几天了,这些日子里,都是苏沐秋挖草,叶修掩护,挖了就走,毫不恋战,不知道摘得了多少株珍惜材料,把整个森林弄得鸡飞狗跳,妖兽都知道最近来了两个强大的强盗,却又无可奈何,火气大得很。



【all叶】松鼠之宠 05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私设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前文请戳→   01   02   03  04

人物ooc到让我哭。。。。

正文

叶修翻身起来,左瞅瞅右瞅瞅,看起来两只松鼠一言不合就要开始打架的架势,最后还是决定勾搭起周泽楷的脖子。因为周泽楷个子挺高,叶修不得不垫起脚来够才能够着,虽然看起来叶修整个身体是挂在周泽楷的脖子上的,在他的耳边软软糯糯却又平常的语调说:“周泽楷,我饿了,回家吧。”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硬是被叶修说成了调情一般的语调,特别是在叫周泽楷的名字的时候,在当事人的耳中却有着别样的心动之感,忍不住想要……再听几次,还有那待着青涩软糯的尾音,无一不像挠人心弦的兔爪子一样,想要得到更多。

周泽楷一下子就愣住了,目光注视着前方,头顶上的一根呆毛可疑的翘了一下,显得格外呆萌,叶修虽然不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但是他依然没忍住的用爪子弹了一下周泽楷的脑壳,唤回周泽楷的魂魄。

回过神的周泽楷依旧显得呆愣,但是说出了一个“好”字,然后就转身准备回家。

叶修瞧准机会,趁着背对周泽楷的时候,咧开嘴无声的对张佳乐说:“榛子很好吃,下次再来。”

叶修因为未成年的唇很嫩,是淡淡的粉色,无端显得诱惑与清纯,两片唇瓣一张一合的,美好的以至于让张佳乐忘记了叶修到底在说些什么,而只注意到了那张气人的嘴。

叶修说完就转身跑向因为叶修久久未跟上而转身的周泽楷身体,然后两只松鼠一起离开在张佳乐的视线尽头里。

张佳乐愣住了,很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叶修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才慢慢回味过叶修刚刚用唇语说的话,随后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吃了他那么多榛子,享受了他这么久的服侍,他妈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呢?!

张佳乐与身旁一对榛子壳子一同在风中凌乱……

张佳乐郁郁寡欢的回到了霸图,一脸丧气劲让路过的松鼠都不禁心怀疑惑,今天这霸图三把手到底是怎么了?

只不过看着张佳乐头顶上的黑气压,没人敢说出来罢了。

张佳乐一边口中说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一边路过霸图主厅,在一旁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副队张新杰以及张佳乐的好友林敬言都皱着眉看着张佳乐。

霸图里韩文清是岩松鼠,张新杰是。长吻松鼠,张佳乐和林敬言都是金花鼠

林敬言觉得自己身为张佳乐的好友,有必要关心一下张佳乐的身心健康:“张佳乐,你怎么了?”

张佳乐转过身,用一种“怎么能够如此气人”的表情注视着林敬言,就在看得林敬言开始起鸡皮疙瘩的时候,才冷不丁的噼里啪啦冒出一大段话。

张佳乐感觉把压抑在心口的话全部说出来以后感觉一阵舒爽。

霸图众人沉默了半晌,韩文清道:“你是说你今天遇见了一只松鼠。”

张新杰紧跟上并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而且这只松鼠可能是稀有的,从未见过的雪地松鼠。”

林敬言总结:“而且这只松鼠把你摘的榛子全部吃掉以后,你发现他和轮回的周泽楷有一腿,然后你觉得很气愤,觉得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

张佳乐觉得他们说的好有道理并且无法反驳。

张佳乐的脸有些发烫,眼神有些闪躲,但是仍然梗着脖子道:“林敬言你……你说什么啊。”

林敬言笑了笑,没有揭穿张佳乐明显的且拙劣的言语。

这时张新杰翻出他的笔记本,“哗哗——”的翻到某一页,指给张佳乐看,问:“是不是这种的?”

上面是一张雪地松鼠的图片,张佳乐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对,就是这个。”

张新杰收起本子,看向韩文清,轻声道:“韩队?”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他们的地盘上突然出现了一只稀有珍贵的来路不明的雪地松鼠,这是有必要忠实的,于是他沉吟了片刻:“静观其变。”

其他三人都神色一凛,不再说话。

——————————————————————————

小伙伴们国庆见!

【all叶】松鼠之宠 04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私设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前文请戳→  01   02   03

最近都没有更新,感觉写的越来越差了,对不起,求轻打

正文

这一天阳光明媚,树林间空气清新,而叶修的心情也十分愉悦。

就在刚才周泽楷去找食物,他趴在一根树枝上晒着太阳,嘴里叼着一根草,神态自然的晒着太阳,可是突然,眼前的视野突然被一个个黑色的小影子遮住,而且掉落的速度很快,凭借着他良好的听觉他确定还听到了一声惊呼声,但是时间显然来不及让他想那么多,以小巧的身体侧翻了几个滚,避过了这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

叶修翻起身来,发现落下的是一堆榛子,而且各各又大又圆又饱满,唤起了他那刚刚被周泽楷填饱的肚子“咕咕”叫起来。

这些……看起来很好吃……

他头顶的树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叶修举目望去,只见一只松鼠快速地朝着他这个方向奔过来了,叶修看了看地下的榛子,又瞅了瞅那只松鼠,心中便明了了,心头快速一转,快速地把榛子用爪子堆到一块,然后大爷一样坐在榛子的最顶端,等着失主的到来。

那慢悠悠的小样姿态,真是让鼠爱恨不得。

张佳乐觉得今天真的是倒霉极了,就在刚才他找到了一堆新鲜的榛子,高高兴兴的抱在怀里回家,一边感慨着今天总算有了一次好运,谁想到结果还没有捂热就在路上一不小心的被一树枝拌了一下,榛子一颗一颗“啪嗒啪嗒”地滚落下去,看的他一阵心痛。

张佳乐快要哭了,他能不能有一次是好运的啊。

张佳乐沿着树干往下跑,心焦如焚,眼见着快要到地面上,却突然发现在自己掉落的榛子旁边有一只松鼠。

近了,张佳乐看着那只松鼠,却见他毛色雪白,身体纤细,神色慵懒,是一只漂亮的小松鼠,嗯,很漂亮。

张佳乐呆了一下,这只松鼠他从来没有见过,而且这么小的松鼠,不应该呆在窝里么。

叶修看着眼前的这只金花鼠,挑了挑眉,用小小的爪子拍了拍自己坐着的榛子堆,由于榛子堆得很高,所以叶修能够微微地俯视着张佳乐,语气老成却又掩不住的青涩柔软:“喂,这些榛子是你的吗?”

张佳乐点点头,面对这样的一只松鼠,他觉得心情很微妙,觉得他有一点点小小的可爱。

“可是你的榛子砸到我了,怎么办?”微微侧着脑袋,语气里带着天真,目光纯净的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可没有注意到叶修眼底的那一抹狡黠,苦苦思索了半晌,也没有想出什么法子来,只好道:“你想要怎么样?”

叶修见张佳乐上钩了,便咧开了嘴,从榛子堆上跳下来,指着榛子对张佳乐说:“你帮我剥。”

周泽楷捧着松塔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阳光明媚,叶修躺在舒适的草窝里,半眯着漂亮的黑眼睛,耳朵自然放松,翻出白色柔软的肚皮,双爪放在上面,旁边有一只松鼠坐在叶修旁边背对着他,背影有些熟悉,正熟稔的嗑着榛子,然后把它放进叶修的嘴里,照着周泽楷的这个角度,还可以看到叶修还没有发育好的白嫩牙齿在一张一合着,莫名的诱人。

周泽楷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家的媳妇跟着别的男人跑了,而且这个别的男人还在使用他的特权,给叶修喂食。

他看着远处背对着他的松鼠,看不出任何表情地走了上去。

叶修正享受着张佳乐那只能算是凑合的服侍,作为一家离家出走的雪地松鼠,他十分懂得知足,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周泽楷就在这时候回来了,面无表情的硬插入了他和张佳乐之间,动作之余有意将他挡在自己的身后,冷冷地凝视着张佳乐。

叶修有些搞不懂此时的场面,怎么……看起来像是在捉奸一样?

周泽楷发现这只松鼠竟然是霸图的张佳乐。

张佳乐看看一脸冷凝的周泽楷,又瞅瞅一脸无辜的叶修,似乎是在疑惑这两人是什么关系。

【all叶】松鼠之宠 03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私设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前文请戳→  01   02

感觉真的写的很渣!!!!

下章就有其他人出现了~~~


正文

周泽楷睁开眼就感觉到一只肉嘟嘟的爪子拍上了他的脸,迫使他松开了手。

叶修趁机跳出窝,趴在地上哼哼哼。

周泽楷这才发现叶修身上全都是汗,毛都软塌塌的黏在身上,他迟疑道:“……怎么?”

叶修没好气的说:“都是你昨天晚上一直抱着我睡觉,半夜被热醒了,你还不放开我,就这样了。”

周泽楷顿时一张帅脸就红了个透,愣了片刻,最后才木讷道:“……洗澡……”

叶修发现,这只帅帅的松鼠虽然颜值高,但是表达能力……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反正他都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有在意什么。

叶修以前都是生活在雪山上的,没事在雪里打个滚,就算洗了一次澡,如今这个样子弄得他浑身难受,闻言便双眼发光的答应了。

周泽楷开心的从窝里找出一条小毯子背在身上,然后带着叶修去了最近一条小溪。

这条小溪很清澈,没有任何污染纯天然,流淌着一股大自然的清香味道,叶修很喜欢这里。

他把两只小爪子伸进溪水里,拨弄了几下溪水中岩石上的泥螺等小生物,看着他们无力吸附而随着水流流走。

周泽楷就坐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上,抱着一条小毯子,目光随着叶修而动,平淡的面部表情下是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叶修要洗澡,叶修要洗澡,叶修要洗澡……

想看……叶修的裸体……

光是这样想着,周泽楷就能感受到热血冲上头顶,鼻尖发热,他意识到不好,连忙用爪子捂住鼻子,微微侧过身,不再看叶修,等到鼻尖的火热一点一点冷静下去了,才转过头继续看。

这时他便看到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叶修舒展身体,奋力一跃,小小柔软的身子意外的轻盈,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毛发在飞扬,带着年轻与活力的味道,耀眼的竟然把周围的一切都比了下去,周泽楷不由得看呆了。

叶修……真好看……

叶修扑入清澈的溪水里,在水里面噗通了几下,才把头露出水面。

周泽楷见叶修并没有什么遮掩的意思,便一眨不眨眼的盯着叶修看。

水花四溅,叶修在溪水里四下乱窜,时不时拍打着水面,看着它们高高的溅起,在高高的落下,玩得很是开心。

溪水恰好淹过叶修的腰部,水珠飞舞间,纤细柔软的腰部在水面和水下若隐若现,还时不时露出一些臀部的曲线,叶修是背对着周泽楷的,所以周泽楷可以放肆的看着叶修的背部曲线还有那精致小巧的蝴蝶骨。

谁料叶修突然转过身来,以周泽楷没有看清的手速捧起水,猛地向周泽楷袭去。

在水花扑过来的模糊了视线的瞬间,周泽楷只够将怀中的毯子快速地放到身下的岩石后,便被水糊了一脸。

还好因为距离较远,触碰到周泽楷的也没有多少水,周泽楷一脸无奈加宠溺的看着叶修,没有责怪也没有制止叶修的行为,只是闪身到了范围外让叶修再也扑不到水。

周泽楷见叶修玩得累了,便拿出小毯子,张开对着叶修。

叶修会意,上了岸,抖了抖身上的水,像一支离弦的箭向周泽楷冲了过去。

感受到叶修撞进毯子里,周泽楷用毛茸茸的毯子将叶修整个身体的都包裹了起来。

因为是刚刚洗完澡,身上的毛都是湿漉漉的紧紧贴在皮肤上,让本来就觉得细瘦的身体更加纤细,周泽楷抱着裹着毯子的叶修,感受着在毛茸茸毯子下面的柔嫩的肌肤,抱起来根本用不上什么力气。

等到周泽楷回到窝的时候,发现叶修竟然就这样睡着了,无奈地笑了笑后,想要把他放进窝里,虽然他已经尽量的放轻动作,可还是把叶修吵醒了。

叶修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周泽楷,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饿了。”

周泽楷被晃了一下心神,想了一下道:“出去……”

叶修意会这是要出去找吃的,立刻答应了下来。

周泽楷把叶修的毛擦干了,随后就带着他出去了。

看着跟在那只未成年松鼠后面的松鼠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就能感受到那股弥漫在空气中的美滋滋的味道,就像是……一只雄性带着自家年轻貌美的小媳妇出去炫耀???





【all叶】黑白无常111-120

☞本文叶神原黑无常后离家出走设定

☞天马行空   毫无逻辑    私设如山  不定期产粮   

☞伞修不会be

☞如果能接受以上的话,祝使用愉快

☞前文请戳→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80  81-90  91-100   101-110   最后一发存粮,没存稿了。。。。

正文

111
    在挂在墙上的老式钟嘀嗒嘀嗒的走着,伴随着厨房里穿来的“乒乒乓乓”的声响,苏沐橙的心中从期待慢慢转换到怀疑,心中泛着嘀咕。
    从来没见过叶秋哥下厨啊,不会搞砸了吧。
    正想起身去看看,厨房那边就没了声响,随即,叶修面无表情边解开围在身上的围裙走出厨房。
   
112
    不知道是不是苏沐橙的错觉,叶修似乎压抑着一股怒气,黑雾缭绕在身边,散发着“闲人免进,避免误伤”的气息。
    苏沐橙带着试探的语气小心翼翼的问:“叶秋哥?”
    叶修哼了一声,没答话。
    无奈之下,苏沐橙只好亲自进入厨房查看叶修的战绩。
    苏沐橙怀着不安进去了。

113
     一会儿后,苏沐橙也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心中暗暗咬牙切齿,果然就不应该对叶修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抱有任何的希望和期待啊!混蛋!!
    厨房的地上随处可见水渍,几乎所有的碗筷都被糟蹋了一遍,而且放盐味精糖的几个小盒子,由于三种但是白色,所以有可能对叶修来说会分辨不清,很会让人怀疑这三种其实已经被混在了一起,就是考验你知不知道的游戏,简直就是令人发狂啊啊啊混蛋!!!

114
    在心中狠狠腹诽了叶修一番后,苏沐橙认命的拿起叶修随手丢在餐桌上的围裙,开始打扫厨房,并在这其中一反从前的乖巧柔弱,变得强硬无比,毫不客气的拒绝了心怀愧疚想要打扫厨房以此抵消过错的叶修。
    笑话,鬼知道让叶修来的话厨房又会变成怎么样!
    远在另一个界的小鬼们默默躺枪,泪道:“我们也不知道叶大少会怎么样啊!”

115
    被拒绝的叶修只好坐在沙发上无聊等待苏沐秋回来。
    不一会儿,苏沐橙也出来和叶修一起坐在沙发上,眼巴巴的一起望着钟。
    这情景忒逗,好不容易捱到了9:30,两人均是饥肠辘辘,有气无力,他们早已将家里能吃的都翻了个遍,结果并没有啥可以入口的。
    幸好就在这时候,门外终于有了动静。

116
    苏沐秋一打开大门,就有着两股强大的怨念直冲面来,吓得苏沐秋差点把门有关上了。
    不过苏沐秋的心理承受能力一级棒,立刻稳了稳心神,踏着稳重的步伐进了家门。
    但是在下一刻,他就无比想要回到门外,关上这扇门,看看他是不是走错门了。

117
    两个家伙并排坐在沙发上,用“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再不回来我们就要饿死了”的饥渴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在那一瞬间,苏沐秋感觉他的魂都差点被勾了出来。
    这两个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没有开灯,屋子里暗暗的,看不太清楚,那两双眼睛似乎在黑暗中泛着诡异的幽幽绿光,惨兮兮的像两只没吃饱的狼。

118
    苏沐秋被叶修和苏沐橙吓的一愣一愣的,只顾着和那狼眼对视着。
    诡异的氛围,谁也不说话。
     “啪”的一声,好像是有人按了一下什么开关,灯亮了起来,驱逐了黑暗。
     苏沐秋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背上有个背包,里面装的是材料,他的一只手正放在开关上,昭示着是谁打开了灯。

119  
    叶修和苏沐橙很快意识到玩过火了。
    说起来,他们俩挺担心苏沐秋发火的,因为苏沐秋会做饭,他们不会做,他们怕苏沐秋不做饭他们没得吃。
    因为今天厨房的惨状就是最好的教训……
    他们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120
    离开了苏沐秋就不能活的二人组在晚上10点的时候终于吃上了苏沐秋大厨下的阳春面。
    让两人不停的感慨,粮食是多么珍贵云云。
    苏沐秋在外面吃过了,所以他正顶着一张黑脸,在收拾被叶修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
    看向叶修的凶狠眼神,把叶修弄得更心虚起来,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与他对视。
    吃完饭后苏沐秋催苏沐橙先去睡觉,接着就剩下叶修和苏沐秋在客厅里了。
   



【all叶】松鼠之宠 02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私设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前文请戳→  01

 

小周投喂叶神好萌啊啊啊啊,不行了鼻血

正文

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事态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还没说答不答应,叶修就已经十分自来熟的拍了拍他的肩,问道:“你家在哪里?”

被一口稚嫩奶嗓子迷惑了心神的周泽楷把叶修领回了家。

在他的理智回来之前……

周泽楷看着眼前占了他的窝,手里捧着他辛辛苦苦寻来的松子“扑哧扑哧”啃着,虽然那样子看起来比周泽楷寻找松子时更辛苦。

即使叶修的心理再成熟,也不能抵挡每只未成年松鼠的黑历史:牙齿没长硬,咬不动坚硬外壳的松子榛子之类的食物。

此时叶修也陷入了此困境。

作为一只已经成年,并且常年单身如今好不容易领回家了一只未成年松鼠的周泽楷,表示照顾好自家的未成年媳妇是他应该做的。

于是周泽楷走到叶修身边,用自己的大爪子轻轻扒开叶修的两只小爪子,掏出那一粒还沾着口水的松子,毫不嫌弃的放进自己的嘴里,用锋利的大牙齿轻易的咬开松子的壳子,露出里面白嫩清香的果仁,看得叶修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周泽楷用指甲将果仁拨出来,用无名指和中指夹着,送到叶修嘴边。

叶修盯着周泽楷,意识到他是想要自己张嘴,半晌,才伸爪接过那个果仁,塞进嘴里。

叶修觉得他从来没有意识到松子是如此的好吃。

周泽楷继续为叶修嗑松子。

叶修坚持了几次后就懒癌发作,把自己整个身体舒舒服服的窝在了周泽楷做的窝里面,翻出雪白柔软的肚皮,眯了眯大眼睛,两只前爪就搭在肚皮上,享受着未来男友的投喂。

周泽楷在为未来媳妇勤勤恳恳的嗑着松子,然后一颗一颗的带着无限温柔的喂进叶修的嘴里。

有一次周泽楷喂完之后的爪子拿出慢了一点,被叶修一口含住了。

周泽楷头上的呆毛立起来了,整个人都僵硬了,俊美的脸上一红,虽然有着毛挡着看不出来,但是可以感受到脸上阵阵发烫。

这种感觉周泽楷从来没有感受过。

那是未成年松鼠最柔软的地方,有着其独有的青涩和味道,相触的地方软软糯糯的,令人心动。

叶修见周泽楷久久没有反应,就自己抬起小小的爪子把他的爪子拍掉了,并且踹了周泽楷一脚,措不及防的周泽楷扑在了地上,一时间什么帅哥气质都没有了。

叶修奶声奶气的道:“愣着干嘛,继续嗑。”

周泽楷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还是一个帅哥。

周泽楷一边嗑着松子,一边悄悄地想,他刚刚好像看到叶修脸红了。

于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的周泽楷便大度的原谅了刚刚把他一脚踹下窝的未来媳妇,并且内心喜滋滋。

周泽楷就这样嗑着松子,一边开心的喂着叶修。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周泽楷又剥完了一个,送到叶修嘴边,却意外的发现叶修没有张嘴。

叶修竟然吃着吃着就睡着了。

周泽楷愣了一下,然后宠溺一笑,收拾掉嗑松子剩下的一地松子壳,自己也吃了一些果实,见天色已晚了,周泽楷便用枯枝和石头堵住了洞穴,毕竟他这里晚上还是挺冷的。

不过他显然忽略了一只长时间生活在雪山上的雪地松鼠怎么可能会怕冷的这个事实。

周泽楷蹑手蹑脚的爬上他的小窝,因为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所以窝不宽敞也不觉得小,可是此时两只松鼠一同往里面一窝顿时就觉得空间狭小起来了,周泽楷尽量放轻动作,瞅着叶修熟睡着,便伸出一只爪子揽上叶修的细腰,自己往叶修那儿贴了贴,手指的触感也更为明显。

嗯,未成年松鼠的身体真的好柔软哦,抱着真舒服。

周泽楷蹭了蹭叶修的身体,唯一的想法。

幸好叶修遇到的第一只松鼠是自己,他才不会把叶修让给那一群混蛋呢……

晚上的时候,叶修是被热醒的,在一个封闭的树洞里被一只成年松鼠身上的毛裹着,任谁都会被热醒好吗??!!

叶修面瘫脸。

还有特么这只松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啊,他细手细脚的实在是挣脱不开啊!

叶修只能继续被热着,一边面无表情的望着树顶。

当天晚上,周泽楷做了一个并不是太好的梦,他梦到叶修想要逃离他,他很生气,让叶修不要离开他,但是叶修不听,于是他皱着眉头将怀里的叶修揽得更紧了……

【all叶】松鼠之宠 01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正文

雪山之巅上,居住着一家雪地松鼠。

这家雪地松鼠有四口,父亲母亲很相爱,生下了一对双胞胎松鼠。

这哥哥叫做叶修,这弟弟叫做叶秋,这两只松鼠之间也有着故事。

哥哥叶修生得好,总是能得到比叶秋更多父母的宠爱。

这让叶秋很难过,他不管怎么用功都比上一天到晚看起来除了睡就是吃的哥哥,于是还未成年的叶秋便生出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念头。

他要离家出走!

这个念头在叶秋幼小的心灵里扎根,萌芽,生长,最终成为参天大树。

说干就干的叶秋在一个月黑风高夜里偷偷摸摸的整理好了行李,用一块布包好了藏在窝底下,在心中默默的提醒自己,今天晚上可不能睡着了,还要出逃呢。

这样告诫了自己十几遍,叶秋才放心的回到了他和叶修的小窝里,睁着眼睛看着屋顶,暗暗激动了好长时间,直到大半夜抵不住睡意睡着了。

而原本就睡着了叶修突然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亮如星辰,他坐起身,将早就揣在怀里的纸条掏出来放在叶秋身边,然后从窝底拿出叶秋整理好的行李,出逃了。

代替自家笨蛋弟弟离家出走的混账哥哥自然不知道第二天叶秋暴跳如雷的事情。

叶修离开家的时候正是三更半夜,天色黑黢黢,看不清楚前面的路,于是叶修就摸黑找到了一个洞穴,蜷缩起身体打算睡上一觉再走。

第二天的清晨阳光很明媚,叶修钻出洞穴,抖了抖一晚上积压在毛发中的雪,舒展舒展身体。

叶修本就生得好看,此时在染着金色的阳光照耀下,更是显得清丽绝尘。

叶修的尾毛密长而且蓬松,四肢及前后足均较长,耳壳发达,耳朵上包围着一圈尖毛,一双大眼睛乌黑乌黑的,明亮有神,全身背部自吻端到尾基,体侧和四肢外侧均为褐色,毛尖褐灰色。腹部自下领后方到尾基,四肢内侧均为白色。

而且叶修的毛特别的柔软,摸上去就忍不住想要揉一揉。

叶修将那个用蓝布包着的行李打开,昨晚走的急没来及看叶秋究竟整理什么行李,如今一看,不禁满头黑线,这一个鼓鼓的包裹里面装的竟然大部分都是和他有关的东西,叶修在这里面用漂亮的小爪子扒啊扒啊,不知道叶秋是不是缺了一根筋,硬是没让叶修扒出一点食物。

叶修沉默了,良久,把这个包裹重新打好结,放进昨天睡的那个洞穴中,随后便孤身一人,双手空空的下山了。

叶修记得,在他们居住的雪山的南边,有一片巨大的森林,他打算去那里看看,顺便找一只肯收留他的松鼠住下来。

饿着肚子的叶修向南边的森林跑了好久,直到日中,叶修才进入了森林的边界。

叶修又跑了一段路,由于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趴在一棵大树下休息,然后准备去找吃的。

叶修正闭着眼,突然听到树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猛然睁开眼,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只头朝地面的灰黑色松鼠。

叶修看着他,用强大的记忆力立刻就识出了这是一只魔王松鼠。

但是这只与普通的魔王松鼠有些不同……这只比较帅,而且头上有一根呆毛……

两只松鼠“深情”对望着。

周泽楷正准备出门觅食,结果在自家大树底下发现了一只陌生的松鼠。这只松鼠很漂亮,毛泽很亮丽,身上的特征像是他小时候听爷爷奶奶故事里的雪地松鼠。

周泽楷知道雪地松鼠是很稀有很珍贵的松鼠一族,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一只真的雪地松鼠,如今见到了,便愣住了。

叶修很快回过神,向周泽楷伸出柔嫩漂亮的小爪子,在他的认知里,伸手是可以表达自己善意的一个动作,笑着说:“你好,我叫叶秋,我饿了,你可以给我一些吃的吗?”

周泽楷呆呆地注视着叶修,头上的呆毛晃了一下,听着叶修用口齿清晰的话语说出那一段话,但是仍然无法掩盖嗓音中的稚嫩软糯。

周泽楷意识到眼前的这只雪地松鼠竟然未成年……

这只松鼠未成年……

未成年……

周泽楷呆住了。

周家祖训,如果让一只未成年松鼠进了自家的门,那么自己就必须与其结成伴侣,共度一生。

【喻叶】高烧 04 (医生喻x病人叶)

☞点文 @乌衣 太太的第一篇喻叶

☞医生喻x病人叶

☞短篇,后面可能会开车,这要看剧情走向 

☞前文请戳→      01  02  03


正文 


将日思夜想的心上人抱在怀里,而且没有任何反抗的认知让喻文州男性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叶修家是一座三层的别墅。

喻文州进入别墅大门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大!

随后就是——干净整洁!

每一样物品都有他自己很恰当的位置,也很干净整洁,没有任何使用过的迹象,除了地板桌面上没有灰尘外,整个家……就像是没有人居住过一样。

喻文州微微皱眉,抱着叶修转了一圈后果然没有发现任何卧室,就上了二楼。

一边在心中吐槽叶修家里真有钱。

登上二楼,仍然是那种很干净没有人居住过的感觉,只有两间客卧室,便上了三楼,三楼有两间主卧室,喻文州最后终于在此二者之间找到了叶修的卧室。

因为叶修的卧室实在是……太乱了,这才像个真正宅男的卧室,与外面的干净整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至于让喻文州生出了我没走错吧的念头。

事实是这的确是叶修的房间。

卧室一张大床,靠墙的桌子上摆着两台台式电脑,旁边一堆账号卡,再加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堆满了整个房间。

总结,这房间只有床上能待人。

喻文州小心翼翼的用脚挪开一个个障碍腾出可以供人站立的位置,好不容易的把叶修放在床上,开始帮他脱掉外套,他一边慢慢地解着扣子,一边行赏着叶修的睡颜。

叶修睡得不省人事,睡着的样子也很好看。

喻文州在心里说,你所有的样子我都喜欢。

将叶修脱得只剩下一条小裤衩后,喻文州眼睛控制不住的往那白皙修长的身体上瞟,控制不住那罪恶的手抚摸上了柔软的大腿根。

喻文州由衷的庆幸叶修此时睡得很熟。

触电般收回目光和手,拉过一旁的被子为叶修盖上,还细心掖了掖被子。

做完这一切的喻文州立刻去洗了把冷水脸,静坐了会,等着体内的邪火渐渐消去。

随后起身去倒水找药,药盒子就放在床头柜上,还是打开着的,看来叶修是自己吃了药的。

喻文州倒了一杯温水,找出他所需要的药,坐在床边,温柔的叫叶修起来。

在喻文州坚持不懈的声音里,叶修终于悠悠转醒。

叶修眨了好几次眼才逐渐找回焦距,那种努力想要挣开的眼睛的感觉喻文州都替他难受:“叶修,起来吃药。”

叶修反应了几秒,才点了点头,坐起身,被子从白皙瘦弱的身体上滑落,漂亮精致的锁骨,光滑圆润的肩膀,一派慵懒之色,看得喻文州差点又要起火,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水和药,咕噜咕噜的咽了下去,吃完药的叶修似乎更懒了,缩进被窝了,蹭了蹭枕头,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

喻文州带着宠溺的拿走空杯子,又去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床头,以防叶修突然醒了没水喝。

啊,多么细心温柔的恋人啊!

做完了一切事情的喻文州此时一下子人轻松了下来,也感觉到一些疲累感了,看一下手表,都6点钟了,自己也不是很饿,估摸着叶修这一睡就要睡到晚上,于是也脱掉了外套钻进了被窝里,往叶修那里靠了靠,见叶修睡熟了,便大胆的把手搭在叶修的腰上,感受着那处的细腻与柔韧,将脸埋在了叶修的后颈里,从鼻尖传入心肺的洗发素的清香令人安心,也让人沉醉。

喻文州觉得这是他这几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次了。

但是当他睁开眼后看到叶修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看时,饶是喻文州的强大心理素质,也不免受到了深深的惊吓。

叶修好看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也没有挣脱开喻文州的怀抱。

心中闪过一丝慌张和尴尬,但是脸上不露分毫,这就是喻文州。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拿开依然放在人家腰上的手,并且掀开被子站了起来,自然的解释道:“我这是为了你能够快速地退烧。”

叶修只是沉默地看着喻文州,半晌,也没有戳穿喻文州的拙劣谎言,只道:“我饿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马上道:“我去做饭,你想吃什么?”

叶修又滑进了被窝里,懒洋洋的一动不动,用刚睡醒之人的软糯嗓音慵懒道:“随你。”

叶修看着喻文州去厨房给他做饭的背影,沉默了。

这次看来喻文州喜欢他的可能性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