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哈哈哈哈

此人懒到不想说话

【韩平叶】军戏 01 (韩平军官x原军官后戏子叶)

☞民国架空背景    短篇  几发玩我也不知道✔

☞cp韩平叶  韩平军官x原军官后戏子叶  ✔

☞6000字lo主良心    勤奋   ✔

☞有私设 尽量不ooc  射击什么的都是瞎编的,如果有bug欢迎指出,让lo主也涨涨姿势✔

☞此为第一篇点文 @风景如画——名字不好发还是改了吧 太太请拿好  

☞开学之后可能更的少,所以请珍惜✔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我只是一个8月3日入lof的小新人  算了别管看文吧✔

☞本来说好今天更黑白无常的,但lo主看了一下,就一篇存稿了,明天发

ok,抱歉啊小天使们,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一定要留言啊,lo主会发的,不过自认为一天一更已经很好了     ✔

正文✔

叶修本是一个民国时期的军官。

不,那时候他还叫做叶秋。

叶修,身高178,年方二十四,绰号一叶之秋,身手极好,脸帅,皮肤白净,有着一双丹凤眼,喜好抽烟,虽然叼着烟的样子很欠扁,但是仍有数不清的人想要包养他。

世人只道叶秋是几年前出道的,因为那时正是秋风萧瑟的季节,此人便给自己取了一个“一叶之秋”的文艺绰号。

与叶秋高高瘦瘦的身材和一张帅脸截然相反的是他的一身好身手。

也没人知道叶秋从哪里来,身份背景一片空白如刚出生的婴儿干净,任人怎么查都没用。

叶秋出名是在嘉世和霸图两大势力火拼的战场上,据年长一些有些阅历的人道,当时两大势力正拼得昏天黑地,谁也不知道叶秋是怎么出现在战场上的。

狼烟四起,烽火连绵中,这人一身破烂黑布衣,破碎布衣露出精瘦的身体,一头黑色短发肆意飞舞,口中叼着一支烟,手提一支古朴战矛,战火飞舞中看不清他的面孔,却能让人自发于心的觉得他的身影很强大。

这人细碎黑发下面容轻松,还略带着一些少年的青涩,漂亮的丹凤眼中尽是慵懒神色,拿着战矛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

虽然身处危险的战火中,这个少年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害怕。

也有人看不起他,嫌他碍眼,便抛下自己的敌人,冲着少年一刀砍下,少年非但没有一丝恐惧,腰身一侧,刀光从身旁落下,少年轻轻松松的拿着战矛清扫往前一送,银光伴随着血色一闪,那个人便倒下了。

那个人死不瞑目,瞪得老大的眼睛中尽是不可思议,在死亡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这个黑衣少年如死神般的微笑,用生命代价换来的只是明白少年是披着羊皮的狼这一结论。

可是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像这样愚蠢的人多了以后,无一例外的都惨死矛下,也就没什么人敢打少年的注意了。

都说子弹无眼,可是现在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避开了这个少年。

随着他越来越深入两大势力的中心地带,注意到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古往今来,强者为尊都是不变的定论。

他们的眼中带着惊讶和对强者的敬畏,打斗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越来越多目光开始注意少年的一举一动。

少年的无形的强大气场让每一个人都无法忽视他,所有的人在少年一步一步姿态悠闲的站到两军最核心的地方时都停止了所有动作。

众人都忍不住偷瞧这个穿着破烂的少年,只觉得他穿越刀光剑影,枪林弹雨的姿态是那么恣意狂妄,可是又觉得他有狂妄自大的资本。

破烂少年嘴角带着慵懒的笑容,帅帅的脸庞有着与战场不符的慵懒恣意。如果他穿上好一点的衣服,说他是邻家大哥哥没有人会不信。

一时间,破烂少年成为整个战场的中心。

他站在两家首领的中间,他用清朗的声音说:“我说,有没有人愿意收留一下我呢?”

    场内有一瞬间的寂静。

然而还是以奸猾著称的嘉世的老板陶轩先反应了过来,急忙道:“有的有的,少年,来嘉世吧。”

看来少年是对加入哪个大势力并无什么意见,闻言便转身对着陶轩,似是打量了一下他,眯起眼的样子特别像一只狡猾却又未成年的狐狸。

陶轩僵硬着身体任他打量。

半晌,少年才勉强点了点头,似乎是对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感觉不太满意但是迫于生计又问道:“你?你养得起我吗?”

清俊的容颜,平静的话语,却无端让人听出了一种与生俱来的少年独有的傲气。

陶轩被一口老血哽在嗓子里,面色难看,他有多少年没有被人用这种语气说过话了,更何况还是被一个乳臭味干的毛头少年。

……至少在陶轩眼里是这样的。

陶轩到底是做了多年的大家当家兼商人,很快就能将不爽压在心底,面上露出真诚的笑容,道:“当然是可以的……”

得到肯定答复的少年不在意的打断了陶轩还想说的话,语气平平道:“哦,那我加入嘉世。”

说完便走进嘉世的阵营,很给老板面子的站在了陶轩身后,与另一个类似于是专门保护陶轩的人一左一右的站着,面容严峻,俨然一派大家保镖的模样。

虽说一个破烂少年当这个时代最大势力之一嘉世老板的保镖可能有些搞笑,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可都不是这样想的,见识过这个少年神鬼莫测的身手后,对他的只剩下了深深的敬畏和忌惮。

对面的霸图老板脸色十分不好看,阴沉阴沉的,因为自己慢了嘉世一步而后悔莫及,这样神秘看起来又是无主的人才都是各大势力抢着争着要的,唯恐自家慢了他人一步,虽说实力上可能并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增加,但面子上是好看的。

大家大族嘛,最看重的就是面子了。

现在霸图失了面子,霸图老板试图挽回:“呃……这位少侠,其实霸图也是很好的……”

场中其他人都觉得这戏剧化的一幕很好笑,本来火拼得好好的,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一个破烂少年抢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后,还让两大势力的当家为他“争风吃醋”起来了。

这是何方神圣啊,不过有免费的戏看何乐而不为呢?众人抱胸围观状。

霸图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对面的少年微笑的摇了摇头,拒绝的味道已经很明显了。

霸图老板渐渐收起了脸上刻意的笑容,缓缓道:“如果你如此坚定的决定加入嘉世了,那么,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霸图的敌人了。”

对面的少年闻言不但没有任何怂样,还还给霸图老板一个嘻嘻哈哈的笑脸。

霸图老板见了气不打一处来,面色铁青道:“少年,你不要太猖狂……”

少年面容一肃,从善如流的接道:“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听着总像是在缅怀着死者。

这时站在霸图老板旁边的一个面容刚毅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沉稳以不输给少年的气场回问道:“我叫韩文清,你叫什么?”

少年这才打起了一些兴趣,看着那个自称韩文清的年轻人,答道:“叶秋。”

这个人就如猛虎出笼,一辈子认准了某个事物,就不会放弃,倔强得很。

这是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时候的想法,那时候叶秋19岁,韩文清20岁。

霸图老板带着人回去了。

陶轩脸上笑得跟朵灿烂的花儿似的,大有一股睡觉都能睡醒的劲,不过他的确有资格笑醒,因为他白捡了一根好苗子叶秋。

后来,少年带着一个女孩加入了嘉世。

这个少年就是叶修,女孩就是苏沐橙。

加入了嘉世一段时间之后,陶轩发现,他原以为那个总是跟着叶秋身后的小女孩只是一个没用的花瓶,只是看在叶秋的面子上同意让她一起加入嘉世的罢了,

可是他偶然一次带着他的副手吴雪峰路过比武场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这一句话。

已是深秋,比武场上却热闹得快要炸开了锅,红红火火的与秋风瑟瑟的环境对比很鲜明。

比武场是用来让嘉世的年轻子弟发泄的地方,少年火气盛,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总想用实力来证明自己更强一些,但是嘉世内不允许私斗,所以便建设了这一个比武场。

比武场上经常会有人打斗,可是在现在,只有两个主角。

新来嘉世不久的叶秋和苏沐橙俩兄妹。

对于叶秋一来到嘉世就成为老板副手,还免费带着一个拖油瓶的苏沐橙的行为,嘉世里有很多热血青年愤然不满。

青年弟子们纷纷叫嚣着不满,喊着要和叶秋单挑。

于是叶修就带着拖油瓶苏沐橙站上比武场了。

任由私下吵吵嚷嚷,叶修始终带着悠闲的微笑站在台上。

而他的这种不以为然的态度,更是让单纯的少年更为愤怒。

“叶秋!你有种就陪我们单挑啊!”

“单挑单挑单挑!”

“叶秋,敢接受挑战吗?!不敢的人是懦夫!”

……

陶轩和吴雪峰路过比武场的正是看到了这个场面,两人不约而同的顿住了脚步,对视了一眼,隐藏身形,潜入了人流之中。

叶修等到少年们叫嚣的都快累了的时候,才举起了手,作了几个“安静”的手势,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等到比武场没有一个人再说话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修的身上,叶修才朗声道:“诸位若是想与我单挑没有问题,但是我有一个先提条件。”

说着拉过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苏沐橙,继续道:“只有与沐橙比试枪法,并且赢过她的才有资格与我比试。”

叶修特地加重了“资格”两字的读音,并且激起了少年们的更大怒火。

“你说什么?你不会是想逃避吧!”

“就是,拉一个女孩子做挡箭牌你好意思吗?”

“叶秋你这个懦夫!!”

……

叶修再次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如果连沐橙都赢不过的人,就更不可能赢过我了。可别小看了沐橙,她的枪法可是很好的。”

大家的目光从叶修身上转到了苏沐橙身上。

不过这位的心理素质也是好,众目睽睽之下一直微笑着。

少年们听着叶修坚定的话语,心中有些犹疑,不知道为什么叶秋说得也好有道理啊。

终于有一个少年先沉不住气了,大叫道:“好,我接受。叶秋,你等着小爷来把你打得落花流水吧!”

叶修听了只觉得好笑,这家伙估计连沐橙都赢不了,还扬言要干趴自己。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众人也都顺水推舟的同意了,不过也没人认为自己会输。

叶修看透了他们心中的所想,笑了笑,也不生气。

浩浩荡荡的人群来到靶场,陶轩和吴雪峰混在里面琢磨,难道这苏沐橙是真有几把刷子?!

苏沐橙与第一个接受的少年并排站着。

苏沐橙把玩着手中的枪支,似乎在挑剔着什么,突然就将手中的枪给拆了,在众多零件里面挑挑拣拣,再重新组装起来,形态上与原来有了一些差别。

她旁边的那个少年看到她的举动,一下子就惊呆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心中不由得惴惴不安起来,难道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漂漂亮亮的女孩真的是此道高手?!

少年自知自己的枪法只能说是普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肯定就输定了。这么一想,还没开始,心里就乱了。

苏沐橙微笑道:“就按标准模式来好了。”

标准模式,十米距离,十发子弹,谁的成绩更好谁赢。

少年不自在的点了点头,靶场周围的其他人热烈的给少年加油。

少年咬了咬牙,他就不信他赢不了这个看起来是花瓶的漂亮女孩,举手抬枪,瞄准,射击!

一发七环,五发五环,三发四环,一发二环,成绩只能算不错。

少年转头看向苏沐橙,苏沐橙举着枪的姿势很标准,手很稳,一点都不像没拿过枪的人,一瞬间眼中划过一丝伤感,但很快就消失。

顿时苏沐橙身上的气质就变了,就像是那种……握过很多次枪的娴熟与自信,没有上千次上百次的练习是绝对做不到的。

苏沐橙举枪,瞄准,射击!

一样的顺序,苏沐橙给人的感觉就和少年明显的不一样。

十发十环,没有一环是偏离中心的!

全场寂静!

没有人想到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孩竟然拥有着如此高超的枪法!

几近神枪!

苏沐橙仍然保持着举着枪的姿势,秋风吹过她的头发,遮过脸庞,也遮过了眼中瞬间的迷茫。

靶场中现在估计只有叶修依然在笑,笑得隐隐苦色,苏家两兄妹的射击天赋他是有过深刻体验的,那种带在骨子里的天赋与强大,不是旁人能遮掩住的。

在射击的世界里,苏家两兄妹是永远的王者!

可惜啊……如果不是那一场意外,现在屹立在靶场上就是两个人了。

真正的神枪——苏沐秋!

叶修还记得,苏沐秋曾经抚摸着他最爱的枪,对他说,枪,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是永远不会背叛我的忠实伙伴,每当我站在战场上,举着枪,想打哪就打哪,那种人枪合一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那场意外发生后,他和苏沐橙将苏沐秋与他一生相伴的枪一同安葬在南山,从此苏沐春夏冬,世间再无苏沐秋!

随后他带着苏沐橙相依为命,四处流浪,不忍心再让苏沐秋唯一的妹妹跟着他受苦,便想着加入一个大势力,反正以他们两个的实力,不怕没有人要。

再然后,他们就加入了嘉世。

叶修想着想着,嘴角便带上了一点苦涩,摇了摇头,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

他瞅着苏沐橙打出了十发十环震惊了全场的当口,吹了个口哨,道:“还有没有人敢上来单挑呢?”

得了,刚刚在自己口中气势汹汹说出的话现在变成别人理直气壮说出来了,偏偏自己又无法反驳。

虽然脸上有些发烫,但还是有人不信邪,上来与苏沐橙切磋了一番,结果都是以苏沐橙完胜告终的。

气氛有些冷。

有人去瞅叶修,结果发现这货直接往靶场的草地上一躺,那悠闲的姿态像是在躺在自家舒适柔软的床上,身上倒是没有再穿着那身破烂,而是换了一件嘉世提供的黑色布衣,头枕着自己交叉在脑后的手臂,翘着腿,微微侧着身看着他们,眯着一双丹眼,嘴里倒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没有叼着一根烟,而是换了一根随地可见的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尖上一串毛绒绒的小穗随着叶修嘴中的咀嚼动作一摇一晃,在傍晚夕阳的照耀下,让人不能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的移开。

此时的叶修怎么看都像是一只喝饱吃足、翻着肚皮懒洋洋晒着太阳的野猫,但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叶修身上的那种恣意洒脱,浪迹天涯的气息。

让人着魔。

叶修就是有一种让人心甘情愿折服的魅力。

看着这样的叶修,不禁让人心生喜爱,想揉揉他的头,看着他抓狂的表情。

不管心里承不承认,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于是下一刻引狼未遂的叶修就看到了众多年轻子弟看向自己的眼光开始躲躲闪闪,脸色红润,还伴有几声虚假的咳嗽声。

这让叶修不禁疑惑,他们这是怎么了,又看看自己,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所以他直接定义为……

“你们怕了??!!”

少年们一下子又炸了,但是没有人上去了。

看着叶修的笑容越来越深,就在陶轩想要让吴雪峰上去千钧一发之际——

一个穿着简朴的少年沉稳的走上靶场的射击点,拿起枪,没有说什么狂言狂语或者是雄心壮志,只是简简单单的道:“我来试试。”

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越过苏沐橙看向叶修,而是认真的看着苏沐橙,是把苏沐橙当成了此时真正的对手,也没有说什么“我一定会赢的”,而是认认真真的说“我来试试”。

叶修并没有诧异还有人上来,如果一个像嘉世这么庞大的实力都没有人上来接受挑战的话,那离解散已经不远了。

让叶修刮目相看的是少年沉稳的心态,这种年纪的少年能有沉稳的心态是很不简单的,先不管这个少年的实力如何,但只要沉稳的心态加上勤奋的练习,假以时日,定能成为一名高手。

“哎看,竟然是邱非哎……”

“邱非!?就是那个一营的名人?”

“是啊,没想到竟然上去了……”

叶修从群众的只言片语分析出这个少年的身份。

邱非,十五岁,嘉世少年训练营一营,性格沉稳,为人低调,训练刻苦,实力突出。

苏沐橙对邱非微笑了一下,转身举枪连射!

十发十环!

全场又是一场骚动,邱非并没有受到影响,依然是那副沉稳的模样,倒让苏沐橙多看了一眼。

邱非凝神专注,心稳手稳,举枪瞄准射击!

八发十环,二发九环。

这个成绩已经是所有前来挑战人中的最好成绩了,若是放在平时,众人也要惊艳好一会,可是现在完全被苏沐橙十发十环无一失误的枪法给掩盖过去了。

邱非见了,对苏沐橙说:“我输了,是我技不如人。”随后又补充道:“不过我会赢过你的。”

苏沐橙看着这样严肃的邱非,忍不住笑了起来。

“嗨,少年,我看你天资上佳,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好料子,有没有兴趣跟了本大师啊?”

叶修以一种慢悠悠的步子朝邱非走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摸自己的下颚,如果再贴上一脸白胡子,穿上一件道袍,就活脱脱的是一个神棍。

一旁的训练营少年什么时候见识过如此的不要脸的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叶秋你不要太过分。”

一个人拨开重重人海,走近了靶场,一边笑着说。

此人叶修也认得,眼前的这个英俊的年轻人是和他同等级的人物,也就是老板陶轩的另一名副手,吴雪峰。

此人在嘉世的资历极老,似乎是陶轩创立嘉世时候一起带进来的元老级人物,如今年近三十,却还是将整个人整理得清清爽爽的一个男人,近几年很少出手,叶修有些看不透他,也不想看透他,对于他来说,嘉世不过只是个暂居地,随时都能离开,管那么多人家的家事干什么呢?

吴雪峰正是被陶轩叫进去解围的。

如果今天没有人能够阻止新来不久的叶秋和苏沐橙的立威之战,不仅面子上说不过去,也是不太好的,但叶修和苏沐橙的实力强横,陶轩也无奈,只能让近几年来无论大事小事几乎都没有在出手的吴雪峰上了。

陶轩原来对此可能会表示大材小用,杀鸡用牛刀,可是今天偶然路过比武场见识到了苏沐橙的枪法之后,就没有这么想过了,他此时更想知道叶秋的真实实力。

原以为只是个漂亮花瓶的苏沐橙竟然枪法逆天,那么她却心甘情愿在叶秋后面做个小跟班,如果不是叶秋的实力比苏沐橙更加逆天或者是有其他很重要的关系的话,陶轩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了。

事实上,叶秋这两者都有。

tbc

评论(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