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哈哈哈哈

此人懒到不想说话

【all叶】松鼠之宠 05

☞全员松鼠    私设雪地松鼠很稀有  私设有

☞禁不起考究  所有对松鼠的描述皆来自于百度  

☞毫无逻辑  可能有occ  

☞不喜慎入!

☞前文请戳→   01   02   03  04

人物ooc到让我哭。。。。

正文

叶修翻身起来,左瞅瞅右瞅瞅,看起来两只松鼠一言不合就要开始打架的架势,最后还是决定勾搭起周泽楷的脖子。因为周泽楷个子挺高,叶修不得不垫起脚来够才能够着,虽然看起来叶修整个身体是挂在周泽楷的脖子上的,在他的耳边软软糯糯却又平常的语调说:“周泽楷,我饿了,回家吧。”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硬是被叶修说成了调情一般的语调,特别是在叫周泽楷的名字的时候,在当事人的耳中却有着别样的心动之感,忍不住想要……再听几次,还有那待着青涩软糯的尾音,无一不像挠人心弦的兔爪子一样,想要得到更多。

周泽楷一下子就愣住了,目光注视着前方,头顶上的一根呆毛可疑的翘了一下,显得格外呆萌,叶修虽然不知道周泽楷在想什么,但是他依然没忍住的用爪子弹了一下周泽楷的脑壳,唤回周泽楷的魂魄。

回过神的周泽楷依旧显得呆愣,但是说出了一个“好”字,然后就转身准备回家。

叶修瞧准机会,趁着背对周泽楷的时候,咧开嘴无声的对张佳乐说:“榛子很好吃,下次再来。”

叶修因为未成年的唇很嫩,是淡淡的粉色,无端显得诱惑与清纯,两片唇瓣一张一合的,美好的以至于让张佳乐忘记了叶修到底在说些什么,而只注意到了那张气人的嘴。

叶修说完就转身跑向因为叶修久久未跟上而转身的周泽楷身体,然后两只松鼠一起离开在张佳乐的视线尽头里。

张佳乐愣住了,很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叶修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才慢慢回味过叶修刚刚用唇语说的话,随后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吃了他那么多榛子,享受了他这么久的服侍,他妈还没问他叫什么名字呢?!

张佳乐与身旁一对榛子壳子一同在风中凌乱……

张佳乐郁郁寡欢的回到了霸图,一脸丧气劲让路过的松鼠都不禁心怀疑惑,今天这霸图三把手到底是怎么了?

只不过看着张佳乐头顶上的黑气压,没人敢说出来罢了。

张佳乐一边口中说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一边路过霸图主厅,在一旁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副队张新杰以及张佳乐的好友林敬言都皱着眉看着张佳乐。

霸图里韩文清是岩松鼠,张新杰是。长吻松鼠,张佳乐和林敬言都是金花鼠

林敬言觉得自己身为张佳乐的好友,有必要关心一下张佳乐的身心健康:“张佳乐,你怎么了?”

张佳乐转过身,用一种“怎么能够如此气人”的表情注视着林敬言,就在看得林敬言开始起鸡皮疙瘩的时候,才冷不丁的噼里啪啦冒出一大段话。

张佳乐感觉把压抑在心口的话全部说出来以后感觉一阵舒爽。

霸图众人沉默了半晌,韩文清道:“你是说你今天遇见了一只松鼠。”

张新杰紧跟上并且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而且这只松鼠可能是稀有的,从未见过的雪地松鼠。”

林敬言总结:“而且这只松鼠把你摘的榛子全部吃掉以后,你发现他和轮回的周泽楷有一腿,然后你觉得很气愤,觉得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

张佳乐觉得他们说的好有道理并且无法反驳。

张佳乐的脸有些发烫,眼神有些闪躲,但是仍然梗着脖子道:“林敬言你……你说什么啊。”

林敬言笑了笑,没有揭穿张佳乐明显的且拙劣的言语。

这时张新杰翻出他的笔记本,“哗哗——”的翻到某一页,指给张佳乐看,问:“是不是这种的?”

上面是一张雪地松鼠的图片,张佳乐很肯定地点了点头:“对,就是这个。”

张新杰收起本子,看向韩文清,轻声道:“韩队?”

韩文清知道张新杰是在询问自己的意见,他们的地盘上突然出现了一只稀有珍贵的来路不明的雪地松鼠,这是有必要忠实的,于是他沉吟了片刻:“静观其变。”

其他三人都神色一凛,不再说话。

——————————————————————————

小伙伴们国庆见!

评论(7)

热度(151)